上海健耀烨电子科技有限公司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Wintel的背影

编辑:上海健耀烨电子科技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Wintel的背影
你知道“安迪-比尔定律”吗?

直到2011年9月13日之前,这条Intel和微软联手推动整个IT行业发展的商业合作定律—软件升级推动硬件换代,即大名鼎鼎的“安迪给什么,比尔拿走什么”(What Andy Gives,Bill Takes It Away,安迪指Intel前CEO安迪·格鲁夫,比尔指微软前任CEO比尔·盖茨)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Wintel联盟”,已经牢不可破地运转了超过30年。

但当Intel第五任CEO保罗·欧德宁,在这一天微笑着将手伸向Google Android主管安迪·鲁宾,而微软CEO斯蒂夫·鲍尔默在同一天手持一部并非Intel芯片的平板电脑,将最新的Windows 8展示给公众时,他们究竟在为终于打破了“安迪-比尔定律”而感到兴奋,还是沮丧?

没有人知道。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未来IT史的书写者一定会大书特书这一天:仿佛一夜之间,它让整个IT行业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,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变局。

远去的Wintel

事实上,从1980年负责IBM PC的唐·埃斯特利奇,在推出IBM第一台兼容个人电脑时将Intel和微软撮合到一起开始,一直到现在,Intel和微软都从未公开承认过,存在一个坚不可摧的“Wintel联盟”。这当然是考虑到反垄断的原因。多年以来,尽管AMD一度在价格和性能上超过Intel,但从未真正撼动过后者与微软事实上的“金牌合作”关系。

但这次真的不同。苹果自2008年推出的3G版iPhone,和此后推出的iPad开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移动互联时代,短短几年时间,这家本已被微软彻底击败的公司,市值已经超越微软和Intel之和,达到3816亿美元—相当于全球第30大经济体。而自2008年起,微软和Intel的股价就再也没有达到过当年的价格。

不仅如此。根据IDC的统计,在过去一年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中,Google的Android已经占据市场38.9%的份额,苹果占据18.2%,诺基亚占据20.6%,微软只有区区3.8%,与当年盛极一时大于半数市场份额形成鲜明对比。

而Intel在移动市场的进展更是可以用用微不足道来形容。尽管Intel去年专门成立了上网本及平板电脑新事业部,并以14亿美元并购了手机芯片厂商英飞凌的无线业务,但远水实在难解近渴。由于能耗比处于绝对劣势,过去的2010年售出的所有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中,超过95%均采用ARM公司授权的CPU架构,采用Intel和AMD为代表的X86架构的移动设备,几乎为零。

这样的局面短期内几乎完全没有改变的可能。尽管年初Intel针对平板电脑发布的新处理器功耗只有5W,但这仍是ARM架构处理器的4-5倍,而后者的价格只有前者的1/4。Intel真正可供商用的22nm芯片,最快也要到明年才能推出。

尽管微软最大的优势,是数十年来基于Wintel平台开发的数以千万计的应用软件,它们中的绝大多数,都无法不经移植直接在ARM平台上运行,但微软实在已经等不及了。在去年获得ARM授权后,微软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,就在今年初展示了基于ARM架构运行Windows的平板电脑。在9月13日当天,微软甚至免费送出了5000台预装Windows 8的三星平板电脑,它们采用的CPU统统是基于ARM架构。

几乎完全是一种应激反应,Intel选择了针锋相对,在同一天宣布与Google结盟,推出基于x86架构的Medfield手机芯片平台,并抛出3亿美元推广费用,推广一款基于最新芯片设计技术和节能技术的“超极本”(Ultrabook)笔记本电脑平台,可以“24小时运行,10天联网待机”,以期借此“重新发明笔记本”,未来仍可借道杀入移动市场。

不过,舆论对此的预期并不像Intel那样乐观。有分析指出,Intel手机平台的制造工艺仍基于现有的32nm制程,发热量相比现在Intel可以做到的恐怕不会有太大改观。另外,尽管有分析机构认为“超极本”明年将占据40%以上的笔记本电脑市场份额,但媒体仍质疑,Intel分三步走到2013年才可以正式出货的这项发明,两年后是否还能应付市场的激烈竞争?

“AA”的烦恼

微软的境况,也并非如想象中那样乐观。尽管鲍尔默在发布会上宣称Windows 8开发版一夜之间下载量超过50万份,但人们注意到,这份开发版并不支持ARM架构。更让人疑虑重重的是,鲍尔默在发言中提到:“虽然Windows 8操作系统的大部分工作已经准备就绪,但公司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公司正努力使新操作系统支持ARM。”

事情果然变得更糟。仅仅在一周后,多个IT网站就爆出消息,称发布会上负责Windows 8项目的微软高级副总裁史蒂夫·辛诺斯基在Windows财经分析师会议上确认,运行在ARM设备上的Windows 8,无法像此前人们想象的那样,直接兼容现有成千上万个基于x86的应用程序。

事实上,早在今年5月,蕾妮·詹姆斯就曾在一次投资者会议上暗示过这一点,这位Intel高级副总裁在解释Intel为何破坏“Wintel联盟”时说,微软和ARM的联姻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甜蜜,“旧版应用程序目前无法借助Windows 8的支持,运行在我们的竞争对手(指ARM)的平台上,将来也不会”。

这对ARM来说,并不是个好消息。没有谁比ARM更希望复制“Wintel”模式,并在其中分一杯羹了。早在1980年代,ARM的前身,Acorn Computer,就曾向Intel申请过80286处理器的授权,但却被无情地拒绝了,同样被拒绝兼容的还有另外一个Loser,苹果。

同苹果的境遇相似,对被排除在Wintel之外的ARM来说,过去30年的绝大部分时光,几乎都在重组和凄惶中度过,一方面对Intel大投入大产出的通用处理器策略无计可施,一方面又要独自面对小规模细分芯片设计市场的不景气,即便是和苹果合作得最早的平板电脑Newton项目,最后也被乔布斯亲手裁撤。

无奈之下,ARM只好一直坚持低能耗和小成本差异化竞争,除此之外,与Intel包揽芯片设计制造一条龙不同,ARM在芯片市场采取了利润微薄的IP授权模式,这令它在过去的数十年里,市值始终未超过Intel的一个零头—ARM全球员工只有1900名,年营收为6亿美元;Intel在全球有8.2万名员工,营收保持在350亿美元以上。

机会终于来了。Intel x86架构的高功耗缺陷和高研发投入,无法适应移动互联设备低能耗和多样化的需求,技术战胜了兼容。财报显示,ARM第二季度的营收达到1.902亿美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7%,而截至二季度末,该公司已经签订了29份处理器授权协议,合作的公司包括苹果、高通、飞思卡尔、Google等移动互联巨头,仅去年在中国就售出了2亿颗芯片,按每台手机内含2.7个ARM处理器计算,这意味着售出了超过7000万部ARM手机,是PC出货量的2倍。

但ARM始终存在的一个短板是,无法与过去30年Wintel模式培养的应用软件积累,以及数十亿消费者的使用习惯兼容,这也令它即便在移动市场如日中天时,也难以进入同样巨大的PC市场,尤其是商用PC市场半步。尽管高通在基于ARM处理器的平板电脑上,成功在桌面版IE10上运行了新的Flash插件,但业界都知道,Flash只不过是众多Windows应用中最容易解决的一个。

到目前为止,ARM与Android的“AA组合”,尽管在市场上呼风唤雨,但联盟的默契程度,远不如Wintel。ARM多多益善的授权策略,让市场上的平台过于多样化,造成Android系统的开发远落后于硬件发展,也带来了市场相当程度的混乱,以至于面对iOS的挑战不得不收缩防线。换句话说,这还远未达到“安迪-比尔定律”定义的程度。

此外,没错,习惯,是Google Android和苹果iOS的最大痛脚,实际上也是Wintel留给微软和Intel的最大遗产和机会。尽管IDC预计2015年Android将占据43.8%的移动市场份额,但iOS将比现有份额有所下降,而微软的Windows Phone,预期仍将夺回相当份额的市场,IDC估计将会达到20.3%。

Intel的情况也与此类似。正如美国《巴伦周刊》在建议买入Intel的股票时所分析的,虽然Intel短期内依旧无法在移动市场挑战ARM,但该公司“仍将牢牢掌控桌面市场”。

谁是安迪,谁是比尔

Wintel和AA忙于合纵连横之际,最困惑和苦恼的,莫过于下游的硬件厂商了。

过去的数十年来,按照“反摩尔定律”,安迪和比尔拿走利润中的大头,而每过18个月,硬件厂商要保持现有的利润率,就要多卖出一倍的产品。这在Wintel时代搞得每家硬件厂商苦不堪言,也是PC厂商纷纷转型放弃的根本原因。

在后Wintel时代,谁是安迪和比尔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样难以为继的寡头发展模式仍将继续吗?今年6月,华硕董事长施崇棠曾断言,Wintel时代已经结束,再也没有处理器或者系统厂商像Wintel之前那样能够统治PC、平板电脑和手机市场,这三个市场的界限已比较模糊。

华硕并非惟一一家希望打破这个怪圈的公司。9月10日,因为与Intel授权产生纠纷,NVIDIA宣布退出芯片组业务,其CEO黄仁勋在投资者会议上表示公司将围绕移动处理器和显卡进行重组。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前段时间也曾表示,手机工业没有Wintel联盟的垄断,是一个开放的市场。

但对绝大多数下游厂商来说,一个安迪-比尔统治的市场,仍然要比混乱成一团的市场好得多。大公司正在待价而沽:戴尔投靠微软,宏碁绑定Wintel,联想则采用高通Android组合,但更多的中小公司,正在危险的悬崖边缘抉择—在Android平板市场,已经出现了同质化严重的竞争倾向,更麻烦的是软件开发者必须为越来越多的平台重复开发同一款软件。

这也许只是杞人忧天,后Wintel时代的“安迪-比尔”结构也很有可能很快尘埃落定。正如NetScape创始人马克·安德森在《为什么软件正在占领全世界》一文中所说的,尽管今天的股票市场仍然讨厌科技,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大企业和行业开始依靠软件运行,从书店、唱片业、电影业、游戏业、电信业、零售业,到石油业、金融业、卫生教育业甚至国防日益以软件为基础。换句话说,谁是安迪和比尔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软件公司终将战胜硬件,接管我们这个世界。
上一条:投影机峰值流明 下一条:制笔企业生产经营总体状况良好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21-8960093
邮箱:service@mossotrading.com